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北法故事汇】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法庭劝你先想想

  发布时间:2020-08-12 17:17:29




    (一)

    你以为涉少案件的被告人都是刀枪不入、染发纹身的坏孩子吗?错,更多的是看起来一脸学生气的好孩子。

    比如那一年才15岁的小张(化名)。小张和父母一起来法院签手续,会给父母让座、安慰愁容满面的母亲,甚至被带上手铐时都不忘拜托法警提醒有高血压的父亲按时吃药。和乖巧懂事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卷宗里打架群挑的过程以及给被害人造成颅脑损伤,脑出血,重伤二级的后果。宣判时,小张感觉很委屈,因为他认为是对方“挑事儿”在先,自己受到挑衅才动的手。

    成长于一个外来务工家庭的小张,比同龄孩子更早熟,也比同龄孩子更信奉所谓“宁可欺负别人,不能受人欺负”的江湖逻辑。想要少年人的热血飚上头,有时只需要几句话。打红眼后,下的都是重手。这些年轻的孩子只想到发泄之后的快感,忘记了“报仇”之后随之而来的调查讯问中忍受的焦灼,忽略了随之而来人生轨迹的改变。毫无人身自由的铁窗生涯成为他们人生墨点,影响择业、就业、恋爱、结婚;巨额的民事赔偿带来的巨大经济和精神压力,足以消磨掉整个家庭的耐心和希望。

    未满18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法条。但大家的关注点只是在一个“轻”字,殊不知,这个“轻”,也足够重,因为,对一个少年最大的惩罚,不是一时的吃苦受挫,而是未来命运、人生前途的打折。

    (二)

    你以为一言不合就开打只是毛头小子的冲动吗?错,一把年纪为一时冲动而输理又赔钱的,王大爷(化名)就算一个。

    王大爷疫情期间烦透了,楼上夜半传来的窸窸窣窣的跑步机声音,屡屡惊醒他难得的美梦。2020年3月某日凌晨1点,当跑步机又一次启动时,王大爷爆发了,拿起锤子冲上楼,对准了楼上紧锁的防盗门。随着几声刺耳的锤子砸门的声音,两家的矛盾终于激化,决定对簿公堂。庭审过后,主审法官对双方进行了调解,案件最终达成和解。被告同意赔偿原告防盗门损失,并当场作出赔付,原告撤诉。

    案结事了,纠纷得以化解,但两家邻居要想长久地相处下去,又怎能动辄用锤子交流?王大爷开始是“占理”的一方,但他的那一锤,把自己“锤”上了被告席。

    生活舞台如戏,琐碎的日常中碰到疙瘩,每一次都忍气吞声,唾面自干,那是懦弱,每一次都高姿态大道理,任凭圣人也做不到。看过戏剧的人都知道,业余票友跟专业行家一板一眼、一招一式的差距,就在嘴上、身上、心里的“准头儿”。表达不满和反抗也有它的“准头儿”在,是用道德和法律来衡量的,像戏曲演员一样,能将这个“准头儿”存在身上、记在口上、放在心里的人,才是为人处世的行家。

责任编辑:佚名    

文章出处:政治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