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抹在冰糕上的毒鼠强

  发布时间:2016-05-16 11:32:54


    先是因村务纠纷围攻检察机关而被网上追逃,后来为报复村干部又投毒害死12名无辜村民,案发后,他潜逃十多年,隐姓埋名,再娶生子。今年4月21日,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核准死刑裁定和执行命令,依法将犯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刘士亮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相关布告在案发地贴出后,死者的亲属们哭着说:“堵在心里十多年的那口气,终于吐出来了!”

    1

    惊天惨祸

    那是1999年6月13日中午,正是鲁北农村忙于麦收的时节,天气格外炎热,山东省陵县小官辛村家家户户忙完农活儿,正打算趁中午上床休息一下。“卖冰糕!”这时从村里的东西主街道上,走来一个推着自行车的人在阵阵叫卖。

    村民马士德的妻子领着三个孩子走上前:“来10块冰糕。”2块钱买来的10块冰糕孩子们很快就吃起来了,刚从麦地里回来的马士德为了多留点省给孩子,就躺在床上休息没吃。

    卖冰糕的男子沿着村子街道继续向东走,又有两户人家的孩子买了一些冰糕。村民孙俊霞9岁的闺女去奶奶家拿白糖,看着3个小姑姑在吃,就也买了一块吃,还给奶奶尝了一口。那时谁也没料想到,危险已逼近在眼前。

    不祥的征兆最先发生在马士德6岁的小儿子身上:脸变得蜡黄,不停地吐,浑身哆嗦。“人吃了这冰糕后,就眼看着不行了!”据后来马士德回忆说,紧接着他的妻子、大儿子和女儿也出现同样的症状。看着一家人疼得在地上打滚,陆续送医院抢救,马士德束手无策。

    “从吃冰糕到发病也就几分钟,有躺在床上的,有倒在地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发黄、嘴发青,口吐白沫。”提起当年的三个小姑子、婆婆和一个女儿中毒死亡的惨状,孙俊霞泣不成声。经对送医抢救的病人鉴定,证实系毒鼠强中毒。

    1999年6月13日这天,注定成为小官辛村人刻骨铭心的苦难日。这一天,“毒冰糕”致13人中毒,涉及三个家庭,其中,马士德家4人死亡,孙俊霞家5人死亡,还有一家3人死亡,共造成12人死亡、1人重伤,其中年龄最小的死者年仅6岁。

    “出殡那天下大雨,孙俊霞家抬出五口棺材,村里哭声震天。”陵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干警们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惨状,“12条人命,当时在山东省也是第一大案!”

    2

    初露端倪

    人命关天,一箱冰糕夺去了12条生命!村里的人都如临大敌、恐慌起来,地里熟透的麦子也顾不得收了,许多人守在家里不敢出门。

    此案震惊了齐鲁大地,陵县公安局成立了“6·13”专案组,一批批公安干警迅速进驻小官辛村。他们一边调查案情,一边安抚惊魂未定的村民们。

    庆幸的是,案发时,村民很快察觉嫌疑可能就出在冰糕上。当时,最先警觉的马士德立即跑出家门追捉卖雪糕的人,转了两个胡同,最终他逮住了卖冰糕的男子赵玉岐。

    随着赵玉岐在警方的审讯中开口,整个案情很快露出端倪。

    原来,6月13日这天上午,赵玉岐在去小官辛村卖冰糕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戴着草帽和墨镜的男子。“草帽男”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包,里面有一些粉末状的物质。

    “草帽男”告诉赵玉岐,想教训一下与他有过节矛盾的村民,包里的粉末是专门让人泻肚子的,他说身上还有治泻肚子的“解药”,“我在你雪糕上涂上泻肚子的药,你去村里叫卖,然后我再去村里卖治泻肚子的‘解药’,咱们这样合作一起赚钱。”

    “草帽男”还给了赵玉岐20元钱,并未多想的赵玉岐同意后,“草帽男”便将粉末抹在了箱子里的一部分冰糕上。之后,赵玉岐在前面推自行车驮着冰糕箱叫卖,“草帽男”在其后面不远处盯看着他。

    此时,赵玉岐并不知道“草帽男”所谓的泻肚子药,就是毒性十分强烈的毒鼠强。就这样,赵玉岐在“草帽男”的怂恿下,进到小官辛村卖雪糕。当时,在村口曾有一名男子拦住赵玉岐想要买冰糕,结果看到“草帽男”在背后不远处悄悄向他摆手示意不要买。事后警方调查得知,这名男子是“草帽男”的朋友,没买冰糕的他逃过一劫。

    但当赵玉岐继续往村里走了50多米,即后来警方查明是快要到“草帽男”要报复的村干部家门口附近的时候,其身后面已经有出现中毒症状的人了,村里已经有人招呼“抓住这个卖雪糕的”。

    “草帽男”感觉不妙,看到场面失控,便趁乱离开了现场,在路边截住了一辆拉砖的拖拉机逃路,一路上他看到很多警车纷纷向村子开去,他知道这次自己惹了大祸。

    3

    法网恢恢

    通过赵玉岐对“草帽男”的描述以及村民们提供的情况信息,警方很快判断出投毒的头号嫌疑人就是该村村民刘士亮。经对冰糕上的粉末物质进行技术检验,发现是毒鼠强,随后警方在刘士亮家中也搜到一袋已拆封的毒鼠强。

    刘士亮缘何要对村民下此毒手?

    经警方调查,原来刘士亮早在这次中毒事件发生之前就已经是陵县公安局网上追逃的逃犯。因为他与该村村干部一直有矛盾,1998年1月检察机关介入调查,并对小官辛村的账本进行审计,这期间刘士亮曾伙同他人对办案人员进行围攻、抢夺账本。由此,他被以涉嫌妨害公务批准逮捕,警方一直通缉。

    “这有可能是一起有预谋的报复!”中毒事件发生后,警方专案组加大了追拿刘士亮的工作力度,曾到天津、河北等地查找刘士亮可能去的所有地方,然而都没有他的踪影。当年,刘士亮被公安部确定为督捕重要逃犯,并在各大媒体上公布其相片,悬赏缉拿。

    事发后,赵玉岐在2000年就已经受到了法律的惩处,然而,在案发后的15年间,由于刘士亮一直音信全无,陵县公安局的干警一直承受着巨大压力,警察们换了一茬又一茬,刘士亮投毒案一直是悬在所有干警心头却怎么也卸不下去的一块石头。

    直至2014年1月,陵县警方突然获得一条重要线索,在河北省平山县有一可疑人员,与刘士亮的有关情况信息相吻合。当月底,警方迅速出击,最终在河北省平山县一家服装店内将正在上网的刘士亮抓获。

    据刘士亮供述,在他被以涉嫌妨害公务通缉后,曾在外躲避一段时间,后于1999年麦收季节返回家中。 由于担心被人举报,刘士亮躲在家中不敢出来,此时正是“三夏”麦收农忙需要人手的时候,家里人开始抱怨他不能帮着干活。心中倍感憋屈的刘士亮将此迁怒到了村干部身上,图谋报复。于是,他想到自己曾贩卖过毒鼠强,知道这药的毒性很大,于是便找出一袋存放家中的毒鼠强,准备进行投毒。为了隐藏自己,刘士亮带着一小包毒鼠强寻找替他作案的人选,卖雪糕的赵玉岐恰好出现了。

    他把毒鼠强涂到冰糕上,原本想控制着赵玉岐到村干部家门口叫卖冰糕。最终,事情超出了他的掌控。刘士亮见势不妙,便抛弃了家人和孩子,骑着自行车悄悄离开村庄,后半路上又丢弃掉自行车,爬上一辆拉石头的拖拉机,潜逃他乡。

    心存侥幸又迷信的刘士亮,最终逃到一个他认为“能够保住脑袋”的城市——内蒙古包头市。在这里,他认识了现任妻子王某,一年之后他们又辗转来到了内蒙古乌海市,从此刘士亮过上了隐姓埋名的生活。

    他对妻子王某撒谎称,自己是河北人,家里原先有一个媳妇,但是两人感情不和,就不回去了。在乌海,刘士亮选择到工地打工,并且和现任妻子生了一个孩子。

    2014年临近春节时,刘士亮原本不想和妻子回她的河北老家,可是王某的父亲身体不好而且过八十大寿,他只好妥协。恰在此时,陵县公安局已经在河北省布下天罗地网。

    这年1月29日,陵县公安局的刑警化装侦查,在平山县东回舍镇一个服装店成功抓获刘士亮。当陵县公安局的刑警们出现的时候,这个已经50多岁的中年男子丝毫没有隐瞒地说出了他的本名刘士亮,他自己明白,15年前的事儿,在今天也该做个了结了。

    4

    悔恨已迟

    刘士亮现任妻子王某怎么也不敢相信,和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丈夫竟然是命案逃犯。

    归案后,刘士亮才得知自己竟然如此罪孽深重。由于逃亡期间断绝和家人的联系,刘士亮并不知道自己身背12条人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痛心疾首地说:“我罪大恶极,应该受最严厉的惩罚。我现在的愿望是,早点死吧,怎么死都行!”

    2014年3月26日下午,关押在看守所内的刘士亮曾接受了齐鲁晚报记者的采访,并和记者有下面的一番对话。

    记者:怎么会想起找卖冰糕的人来实施你的报复计划?

    刘士亮:我们就是在路上碰到的,之前也不认识。他骑车过来,我在路边上走,看着他的冰糕箱子,我就想到了那个办法。人家是无辜的,是我欺骗了他。

    记者:在逃跑的路上,你都做过什么事情?

    刘士亮:逃到河南长垣县的时候,我住进了一个小旅馆。在那里,我写了一封信,名字好像是“杀人犯的自述”,说人是我杀的,后来把这封信邮给了公安部。

    记者:在外面潜逃了15年,有没有想过要自首?

    刘士亮:这些年在外面东躲西藏,人不人鬼不鬼的,原先有棱有角的人成了鹅卵石。我也想过要去自首,可是当时我和现在的妻子生的孩子还小。如果自首了,她一人没法带孩子。想等孩子长大了就去自首。

    记者:对自己的三个孩子,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刘士亮:原先家里的两个孩子,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过来的,我没有照顾到他们,心里很难受。每当过年的时候,我看着人家给孩子买东西心里就很疼,老是想着老家的这个家庭是怎么过的。我知道孩子肯定恨我,我自己做下的自己受。我希望他们不要像我,做事不要太较真,别出风头。作为一个男人没有尽到一个男人的责任,作为一个父亲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记者:在看守所,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刘士亮:能给我拿张孩子的照片吗?

    5

    受到严惩

    2014年6月20日上午,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一大审判庭座无虚席。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上百名社会群众全程聚精会神地旁听了庭审。

    看到身着杏黄色看守所囚服、白发苍苍的被告人刘士亮,戴着沉重的手铐和脚镣被法警押解到法庭被告人席上,坐在原告人席上的数名受害人亲属表情凝重。

    “我认罪,我对不住那些死去的人!”上午9点半准时开庭,历时三个多小时,由于刘士亮对自己所犯罪行供认不讳,法庭调查、法庭辩论、被告人最后陈述等法庭程序依次有序地顺利进行。

    庭审结束后,法院考虑到此案影响极大、备受社会关注,当即组织召开了审判委员会,立即听取和讨论了合议庭的意见。根据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的意见,合议庭在休息15分钟后宣布继续开庭,并当庭作出宣判。

    德州中院认为,被告人刘士亮故意投放有毒物质,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和健康,致使12人死亡、1人重伤;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应当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妨害公务罪追究刑事责任。遂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被告人刘士亮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犯妨害公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数罪并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宣判后,刘士亮不服提出上诉。2015年6月2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经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准,今年4月21日,德州中院依法将刘士亮验明正身,执行死刑。

    案后余思

    此案终于尘埃落定,给世人留下的沉痛教训和警示可谓发人深省。

    “首先应当强烈谴责的是刘士亮灭绝人性的投毒罪行,这让人无不感到愤慨。”据本案主审法官介绍,投毒罪,就是现代意义上的投放危险物质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三)》所设定的一个新罪名。为了适应打击恐怖活动的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三)》对本罪作了修正,修正后关于投放危险物质罪的法条不仅包括原投毒罪的行为,并且内容更加广泛。该罪是危险犯,是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中的重罪,长期以来一直是我国严打的重点,近年来呈高发的态势,应当引起高度重视。

    “本案中,无论刘士亮与他人之间有多大多深的怨恨,他都不应该丧失理智,下此毒手!”案发地农村的干部群众说,刘士亮无视社会公共安全,下毒害死12条无辜的生命,天理难容,法院依法给予严惩,这是刘士亮咎由自取。对刘士亮投毒的犯罪行为,必须严厉打击、严厉惩处,绝不能手软,以维护国家秩序和社会稳定,维护人民群众的安全。

    “另一方面,对导致刘士亮投毒犯罪的社会根源和因素也不容忽视。”主审法官说。据了解,当前,在推进社会主义和谐农村建设中,农村矛盾出现了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由于一些基层组织涣散、村务不公开,一些基层干部不负责或失职,不能及时化解和处理干群矛盾纠纷,漠视一些农民的实际困难和诉求,或把问题捂着、拖着,或遇到问题时躲着、推着,解决问题的措施跟不上,“小事拖大,大事拖炸”,时常导致重大“民转刑”案件发生。

责任编辑:李敏    

文章出处:人民法院报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bgq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9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